晚秋
来源:良村热电 作者:连苗
时间:2019-10-30 16:16:03

2019年10月24日,霜降。秋天的味道变得愈发浓郁。

下午,走在去班车的路上,迎面而来的是飒飒的秋风。正是它将秋天渲染的更有味道。今年的秋天被秋雨迎来,如今看来要被秋风送走了,霜降是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。到了班车点,我特地向上方看了看,映入眼帘的是树尖泛黄的梧桐,仿佛一夜之间秋风就把梧桐从盛夏带入了深秋。在秋风中,槐、杨的叶子开始坠落,树叶落到地上又被托起,开始在空中打转,那落叶犹如厚厚的思念一叠又一叠。作为旁观者的我,伫立在风中欣赏着这一切。

春夏秋冬四个季节,我最不喜欢的当属秋季了。春天有蓬勃的朝气,夏天有旺盛的生命力,冬天则有“梅须逊雪三分白”的皑皑白雪。而秋天有的大概只是清愁与孤独吧!但这并不影响秋天成为诗词大家的宠儿。王勃有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。范仲淹有“明月高楼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”。杜甫有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”。现在的我也在开始慢慢的去欣赏秋天。

霜降,凝露成霜。再过段时间,家中的田地里应该才可以看到层层白霜。“浓霜猛太阳”,秋晚越是没有云彩,第二天越是放晴,树叶、菜叶和泥墙上就越是白亮。一层层白霜在阳光的照耀下,像是一方方银白的锦绣闪着耀眼的光。你用手去触摸它,清冷的触感连带着浓浓的秋意都一同从指间透彻到心底,嫩嫩的菜叶都会跟着你颤抖。秋霜虽然有它的美,但是地里的人们却希望它的美能降临的晚一些。小时候偶尔听父母说:“今年的菜被霜打了,长得不好”。那时的我得知,初霜来的愈早对农作物的危害愈大。正因如此,对它的喜爱不犹减弱了几分。

秋天会给家乡赋予别样的情感。十月中旬乘火车回家,晚上七点到保定。下火车的那一刻,亲切与安定分别涌上心头、沉入脚底,脚下的步伐不犹慢了起来。走向公交站,坐上公交车,从车窗看着这座城市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与美好。回家的途中,我总是喜欢在古莲花池那一站下车,徒步经过直隶总督署、古莲花池这两个地方。同样是这段路,同样是这段风景,夏天和秋天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。秋天的这段路多了一份蕴藉在其中的深沉。

在我看来最美的秋景莫过于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。只可惜,我一直没有找到这样的风景。霜降的这天下午五点,站在12米6锅炉平台,感受着夕阳残留无几的温暖,我趁势眺望远方。西边虽没有“孤鹜”与“秋水”,但是却被我发现了“落霞”之美。一切美好尽收眼底,最后定格在一张照片中。

秋天的尾巴眼看着就要从指尖溜走,为此我竟有些不甘心。世间万物的规律是不由个人的意志而转移的。等待、欣赏与祝福应该就是最好的选择了。在这为数不多的秋日里,我希望秋天降临的你一切安好。